星爪时尚网,关注时尚,关爱生活!

菜谱大全 时尚专题

首页 > 生活小百科 > 文学百科 > 文学人物 > 正文
秦可卿

秦可卿

秦可卿百科为大家介绍关于秦可卿的相关知识,比如:秦可卿,红楼梦秦可卿,秦可卿之谜,秦可卿判词,秦可卿之死,秦可卿人物分析,秦可卿身世之谜,秦可卿怎么死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等关于秦可卿的相关知识!

秦可卿,乳名可卿,是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中的艺术形象,金陵十二钗之一。她有三重身份:在人间,她乳名可卿,谐音“情可倾”,是宁国府重孙贾蓉的原配,营缮郎秦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女儿,长得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温柔和平,被贾母赞为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但因爬灰(贾珍)、养小叔子(贾蔷)两件丑事曝光,使她年轻早夭;在仙界,她是太虚幻境警幻仙子的妹妹,乳名兼美,意为兼钗黛之美,表字可卿,谐音“情可轻”,原是个钟情的首坐,管的是风情月债;在妖界,她是狐狸精,经由养生堂转世为人。

一、红楼梦秦可卿艺术形象

身世:系营缮郎秦邦业由养生堂抱养。

家庭:夫君贾蓉,养父秦邦业,弟弟秦钟,公公贾珍,婆婆尤氏,小叔子贾蔷。

外貌: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

性格:极妥当、温柔和平、好个模样儿品格儿、孝顺、和睦亲密、慈爱、怜贫惜贱、爱老慈幼。

秦可卿一出场,便请缨带宝玉去午睡,宝玉梦中由她引入太虚幻境并与她成亲。在人间,她和公公贾珍、小叔子贾蔷关系暧昧,被焦大醉骂。她听说弟弟秦钟在学堂被人欺负,气得吃不下饭。有一年中秋,她疑患妇科病和抑郁症,一病不起,冯紫英向贾珍介绍了外省来的张友士张太医给她看病。贾敬生日那天,凤姐探病,宝玉伤心流泪。到腊月初二,凤姐最后一次探病。大约就在当天夜交三鼓的时分殒命,临死前魂托凤姐贾府后事二件,宝玉悲痛吐血。她的丧礼极其豪奢,埋下了重大祸患。后四十回她在大观园显灵,责问凤姐辜负了当年的嘱托,又向鸳鸯示范自缢,宝玉在真如福地梦中见到她与众女儿在一起。

二、红楼梦秦可卿人物赏析

秦可卿和二尤的故事来自《风月宝鉴》旧稿,她们的出身、品性、结局均有相通之处,秦可卿正传的疑点可以在二尤正传里面找到答案。书中通过猫狗打架、卧房典故、两枝宫花、焦大醉骂、判词、曲子等细节塑造她为第一淫妇,为此遭受相思成疾、长辈责罚、名坏被欺、因淫致病、重度抑郁等五重活受罪,最后不得好死,此系模拟世俗语态对她的淫罪表示惩罚。但作者后期大刀阔斧修改她的形象,删削《风月宝鉴》风月文字,通过移罪贾珍、乳名兼美、合家称颂、宝玉意淫、魂托凤姐、合家哀悼等细节把她翻转为第一佳人,对她的悲剧寄予深切同情。作者为二尤翻案的文章亦与可卿相通,她们的人性美和悲剧美自然融入大观园全体,共同表达了女儿尊贵和意淫主题。

三、红楼梦秦可卿的判词

1、原文

画一座高楼,上有一美人悬梁自尽。其判云: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2、注释

此判词写的是秦可卿。

(1)“情天”——太虚幻境宫门上有“孽海情天”的匾额,意思是借幻境说人世间风月情多。唐·李贺《诗歌篇·金铜仙人辞汉歌》:“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后来因称爱情的境界为情天。

(2)“幻情身”——警幻仙姑称为“吾妺”的那位仙姬,就是秦可卿所幻化的形象。全句指爱情的境界高如天深似海,但不能长久。

(3)“情既相逢”——情指爱情,即有情之人相遇。

(4)“漫”——满,遍及。宋·朱熹《朱文公集·题周氏溪园》诗:“风光回巧笑,桃李任漫山。”漫言,即遍说。

(5)“不肖”——子不似父,不才,不正派。全句即莫说不肖之子皆出自荣府。

(6)“造衅”句——造,指成就。《诗·大雅·思齐》:“肆成人有德,小子有造。”衅,谓牲血涂器祭祀。造衅,即形成罪恶。开端:开头,起首。宁:指宁国府。

四、红楼梦中关于秦可卿的词曲

1、原文

《好事终》

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2、注释

(1)好事终——好事指宁荣祖宗创下的百年家业。好事终意指秦可卿丧礼的风光排场在整个家族史上构成了末响。用“好事终”作为可卿曲名,寓意贾府百年好事走到终点与可卿败坏家风有很大关系。

(2)“画梁”句——暗指可卿在天香楼悬梁自尽。画梁,雕梁画栋,状其富贵。春尽,谓好景不长,好事将终。落香尘,谓香销玉殒,美人夭亡。

(3)“擅风情”句——自恃风月情多和容貌美丽。全句说,后来贾府败落之根源可追溯到妄动风月之情。

(4)“箕裘颓堕”句——旧时指儿孙不能继承祖业。箕是簸箕,裘是皮袍。《礼记·学记》:“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意思是说,好的工匠人家,必先教子弟学会做皮袍、簸箕,为长大后弄木竹、兽角作准备。后人因以“箕裘”比喻祖先的事业。敬,指贾敬。贾敬妄想长生不老,迷信道教外丹秘术,丢开家事不管,逃避责任,教子无方,放任贾珍、贾蓉等一干不肖子孙胡作非为,所以说贾府的衰落是从贾敬出家开始的。

(5)“家事”句——家业。宁,宁国府。

(6)宿孽——原始的罪恶,起头的坏事,祸根。所怪罪于宁府的,是红颜祸水,是万恶淫为首,与可卿出身贵贱无关。

五、红楼梦秦可卿文本解密

1、淫丧天香楼

甲戌本脂批:“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称作者在初稿中曾以“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回目,写贾珍与可卿私通(靖藏本更说内有“遗簪”“更衣”诸情节)。事泄后,可卿羞愤自缢于天香楼。

据贾蓉调戏二尤时与丫头们打情骂俏的情节,证贾珍爬灰并不忌讳丫头在场,可卿不会羞愤,丫头也不会惧祸。可卿病中与凤姐的知心话显示她有很强的求生欲,绝无轻生念头。她的卧房距天香楼还有很远一段路,凤姐最后一次探望时,她已是奄奄一息,哪来力气下得了床出得了门去得了会芳园上得了天香楼呢?

可卿之死与晴雯之死的故事结构相似:晴雯故事里有宝玉探病、魂托宝玉,可卿故事里也有凤姐探病、魂托凤姐。晴雯死在宝玉探病当天夜里托梦的时分,因而可卿之死也应在凤姐探病当天夜里托梦的时分,即腊月初二夜交三鼓!凤姐探病意味着见可卿最后一面。以二人的友谊,可卿临死前必定要写凤姐探病才合情理。

可卿于腊月初二夜交三鼓(换算为23时许)病逝于宝玉做梦的那间屋子,此系原著原貌。但是,从字面上理解,原著似乎又暗示她悬梁自尽。对于这个矛盾,有两种解释:其一,《风月宝鉴》旧稿可能写她自缢,后期改写她病逝;其二,略开字面意思,判册上那幅画象征她的丧礼给贾府带来祸患,曲子中的落香尘叹她青春夭亡,向鸳鸯显灵仅为教给鸳鸯死法。

淫丧天香楼有一定道理,但它最早是由民间红学家据判册、曲子、鸳鸯自缢三处研究来的,并非脂批原创。早在1921年,上海《晶报·红楼佚话》就已明确讲到:“秦可卿之死,实以与贾珍私通,为二婢窥破,故羞愤自缢。”然后,1923年俞平伯《红楼梦辨》首次对这一观点作出了详细论证。

由天香楼和二婢的线索,能解开可卿养小叔子的疑案:卧房典故里,婢女红娘引诱莺莺与张生幽会西厢,隐喻宝珠、瑞珠二婢引诱可卿与贾蔷幽会天香楼;事泄后,可卿遭受相思成疾(贾蔷搬出)、长辈责罚(焦大、秦业)、名坏被欺(金荣、璜大奶奶)、因淫致病(张太医论病)、重度抑郁(尤氏述说、可卿自述)等五重活受罪,卧病三个月后殒命;二婢惧引诱之祸,故一死一出家。这才是淫丧天香楼的真意。

2、命删天香楼

甲戌本脂批:“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称作者的长辈、批书人出于维护封建大家族利益的立场,命作者删去这一情节,为可卿隐恶。

甲戌本:“此回只十页,因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按此计算,第十三回现存约4900字,若加上删去的四五页,共约7300字。对比相邻章回:第十一回(约5600),第十四回(约5400),第十五回(约4800),第十二回(约4000)。显然,甲戌本的7300字大大超出了正常值。

就篇幅言,今本第十三回并无异常;就内容言,此回事件密集,环环相扣密不容针,甲戌本所说“四五页”无缝可插。因此,从篇幅和内容综合来看,甲戌本“少去四五页”不符合事实。

甲戌本为何要说“老朽命删”呢?他的灵感来自1923年的“俞平伯猜想”:“若明写缢死,自不得不写其因;写其因,不得不暴其丑。而此则非作者所愿。但完全改易事迹致失,亦非作者之意。”俞平伯猜到淫丧的故事可能被删削,但又说删书非作者之意。那是谁之意呢?甲戌本答曰:老朽。

甲戌本说,删书后他又故意留下一些“未删之笔”,而且还要“补天香楼未删之文”,称之为“作者用史笔也”。这些神神秘秘的批语总觉似曾相识,原来是师法俞平伯:“若依事全写,不太芜秽笔墨乎”,“不能无所讳隐”,“故处处旁敲侧击以明之”,“此等写法,似隐而亦显”,“其间必有秘事焉,特故意隐而不发,使吾人纳闷耳”。

甲戌本“命删天香楼”之说有意回应“俞平伯猜想”,且模仿俞平伯文风,可证其成书年代在俞平伯之后。再加“少去四五页”的漏洞,更难脱造假嫌疑。

3、小叔子

焦大醉骂“养小叔子”意指秦可卿与贾蔷乱伦。证据如下:贾蔷是宁府中之正派玄孙,是可卿的一位正牌小叔子;他就住在贾蓉房里,最多机会接近可卿;他与可卿传出绯闻,贾珍为避嫌,命他搬出宁府;他搬出去后,仍旧与贾珍、贾蓉来往密切,只是不能进内闱与可卿厮混;秦钟在学堂被欺负时,他第一个站出来帮忙。

可卿死后,贾蔷与龄官相爱,令宝玉感悟到爱情专一,足见贾蔷与可卿也是真爱。但他们的爱情是不伦的,最终遭到拆散,可卿为此相思成疾。焦大以三朝元老及宁荣二公代言人的身份痛斥如今这些不肖子孙荒淫败家,给可卿心头造成的负罪感和畏惧感阴影是相当之沉重的。她从中切身感受到宁荣祖宗的惩罚必将降临到自己头上,这就是她心中“死亡阴影”的由来。

4、养生堂

秦可卿出身养生堂,与古今天下第一淫妇苏妲己相照。

妲己原是冀州侯苏护的女儿,因进宫迷惑纣王,害纣王国破家亡,人们就说她是狐狸精变的。同样,可卿出身养生堂,也是模拟世俗语态咒骂她为野种、畜生、狐狸精,人们用这种方式对她的淫罪示以惩罚,此即脂批“寓褒贬、别善恶”“秉刀斧之笔”的真意。从她的妖界来历讲,养生堂则是她转世为人的最佳入口。

可卿虽出身养生堂,但小说内部故事框架里,贾府内外的社会环境里,她确实是秦业的亲生女儿,证据就在那句“我的小名这里从无人知道”。

5、出身与婚配

脂批十分肯定的说秦可卿是“贫女得居富室”,不知刘心武对此作何解释。

可卿卧房典故里,有两条隐喻她真实的家庭出身:一是飞燕,她父母双亡,与妹妹流落在京城靠打草鞋唱小曲讨生活,后来被赵临收为养女,送入皇宫;二是西施,她原是一个出身贫贱的乡野村女,后来却进入吴宫享尽荣华富贵。

可卿出身贫贱一如飞燕、西施,由贫贱而至于富贵的际遇亦如飞燕、西施,以此突现她一生中前后两阶段贫富贵贱的巨大反差。

从原著的描写看,营缮郎秦业家境清寒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贫女可卿为何能嫁入贾府豪门呢?原因就在“素与贾家有些瓜葛”。贾珍垂涎可卿美色在先,置家族兴亡大局于不顾,置三代单传的危机和门当户对的家法于不顾,娶进来可卿这样一个贫女、祸水。过门后又恣意爬灰,使可卿至死都未能给长房留下一男半女,以此烘托贾府末世,深著贾珍荒淫败家之罪。

作者特意设计长房宁府三代单传,目的就是要写宁府绝后!又根据门当户对的婚配规律,可卿必须出身寒微,造成宁府重孙媳妇门不当户不对,与三代单传一道构成贾府末世格局。

六、红楼梦秦可卿情的罪孽

1、败家根本

秦可卿一家的名字都是为了说明“情的罪孽”;太虚幻境判词、红楼梦曲规定她因淫自杀;焦大骂出她与贾珍、贾蔷乱伦;她卧室的香艳描写,暗示她是风月人物。

四大家族的衰亡是社会的、政治的客观规律所决定的,封建统治阶级的生活腐朽、道德败坏也是其阶级本性所决定的。这和十二支曲的《引子》中所说的“都只为风月情浓”一样,只是作者有意识在小说一切人物、事件上盖上的瞒人的印记。作者在很大程度上为了给人以“大旨谈情”的假象,才虚构了太虚幻境、警幻仙子的。作者又在现实中选择了秦可卿这个因风月之事败露而死亡的人,作为这种“情”的象征,让她在宝玉梦中“幻”为“情身”,还让那个也叫“可卿”的仙姬与钗、黛的形象混为一体,最后与宝玉一起堕入“迷津”,暗示这是后来情节发展的影子,以自圆其“宿孽因情”之说。作者思想是充满矛盾的,以假象示人是不得已的,所以他在太虚幻境入口处写下了一副对联,一再警告读者要辨清“真”、“假”、“有”、“无”。冯渊之死明明写出凶手是薛蟠,却偏又说“这正是梦幻情缘”、“前生冤孽”。张金哥和守备之子双双被迫自尽,明明写出首恶是王熙凤,却偏说他们都是“多情的”,又制造“情孽”假象。就连心如“槁木死灰”的李纨、“戡破三春”遁入空门的惜春、“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于心上”的史湘云,作者也统统让她们在挂着“可怜风月债难偿”的对联的“孽海情天”中注了册,这个“情”(风情月债)是个幌子。

2、贾府罪状

贾府后来发生变故的直接导火线在荣国府,获罪而淹留在狱神庙的宝玉、凤姐都是荣国府的人。宝玉的罪状不外乎“不肖种种承笞挞”时传的那种口舌。宝玉固然有沾花惹草的贵族公子习气,但决不至于象贾珍父子那样无耻,使这一点成为累及整个贾府的罪状,当然是因为在政治斗争中敌对势力要尽量抓住把柄来整治对方。偏要说这是风月之情造的孽,并且把它归结到它的发端——秦氏的诱惑。但即使就这个起因来说,也不能不指出,这一切宁府本来就更不象话。比如,若按封建礼法颓堕家教论罪,贾敬纵容子孙恣意妄为,就要比贾政想用严训教子就范而无能为力更严重,更应定为“首罪”。

王熙凤的弄权、敛财、害命,也起于她协理宁国府。贾珍向王夫人流泪求请凤姐料理丧事,纵容她“爱怎样就怎样,要什么只管取去”,使她忘乎所以。铁槛寺受贿害命后,“凤姐胆识愈壮,以后有了这样的事,便恣意的作为起来”。而办这样奢靡的丧事,又因为贾珍、贾蓉与死者有特殊的关系。凤姐计赚尤二姐、大闹宁国府,事情也起于贾珍、贾蓉,而贾蓉又与凤姐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他还是与凤姐最亲的秦氏的丈夫哩!然而,尽管如此,“风情”“月貌”以至于秦可卿本人,都不过是作者用来揭示贾府中种种关系的一种凭借,贾府衰亡的前因后果自有具体的情节会作出说明的,这就像作者在具体描写冯渊、张金哥之死的情节时毫不含糊一样。秦可卿“判词”和曲子中的词句的含义,要比我们草草读去所得的表面印象来得深奥,就连曲名“好事终”,我们体会起来,其所指恐怕也不限于秦氏一人,而可以是整个贾府的败亡。

七、红学对秦可卿的观点

1、刘心武

我的结论就是:曹雪芹所写的秦可卿这个角色是有生活原型的。这个角色的生活原型,就是康熙朝两立两废的太子所生下的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应该是在他第二次被废的关键时刻落生的,所以在那个时候,为了避免这个女儿也跟他一起被圈禁起来,就偷运出宫,托曹家照应。在曹雪芹写《红楼梦》的时候,这个生活原型使他不能够回避,他觉应该写下来,于是就塑造了一个秦可卿的形象。

2、周思源

周思源一开始就说了,要注意有三个秦可卿形象,即曹雪芹起初写的秦可卿,后来改写的也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秦可卿,以及第五回太虚幻镜中的可卿。曹翁起初写的秦可卿是一个淫妇形象,可后来作了较大改动。同样,秦的家庭、秦的父亲也作了相应的改动。曹翁一开始用秦业这个名字是有喻淫的含义,不过随着“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被删去,秦业这个形象也发生变化,由一个官场的暴发户变为一个有修养的清官。

至于秦可卿与贾珍的关系,由于我们看到的秦可卿是由未改动前“淫妇秦可卿”转变而来的,所以保留着原有的秦的故事背景,周称之为“文学基因”。而在通行本中的可卿应是被贾珍逼迫,为了自己的声誉和家族的名声自缢而死。

3、朱楼梦剑

可卿为红楼第一佳人,因何定为“第一”呢?《红楼梦》中有资格与她争当第一的,自应首推钗黛,然而正是钗黛二人映衬了可卿第一佳人的光环。第五回大笔写道可卿“乳名兼美”,脂批“妙!盖指薛林而言也”。原文又从宝玉眼中写可卿之美曰“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脂批“难得双兼,妙极”。钗黛二人再美,也不能高过兼有二人之美的秦可卿。

标签: 秦可卿
分享到:

上一篇:李纨

下一篇:香菱

相关阅读

    暂无关于秦可卿的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