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爪时尚网,关注时尚,关爱生活!

菜谱大全 时尚专题

首页 > 生活小百科 > 文学百科 > 文学人物 > 正文
尤二姐

尤二姐

尤二姐百科为大家介绍关于尤二姐的相关知识,比如:尤二姐,红楼梦尤二姐,尤二姐是怎么死的,尤二姐被谁害死,尤二姐是怎样的人,红楼梦尤二姐的结局,对尤二姐的评价,红楼梦尤二姐的人物形象分析等关于尤二姐的相关知识!

尤二姐,古典名著《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中人物,尤氏继母带来的女儿。尤二姐模样标致,温柔和顺。贾珍馋涎妻妹的美貌,对尤二姐无所不至,当他玩腻后,就把她让给了贾琏。贾琏因惧怕王熙凤的淫威,只得偷偷娶尤二姐为二房,并把她安置在荣国府外,但不久被王熙凤发现,在她的借刀杀人计谋下,尤二姐备受折磨,当胎儿被庸医打下后,她绝望地吞金自尽。

一、红楼梦尤二姐简介

尤二姐,贾珍妻尤氏的异母妹,是尤老娘前夫所生,后尤老娘改嫁尤家时随来。尤老娘及其二女因贾敬丧事进入宁府。但除了贾珍、贾蓉、贾琏之外,她们似乎处于与贾府上下不相来往的状态中。二姐、三姐都有姿色,但由于在未嫁之前就与贾珍有染。所以名声不好。带着这一污点,二姐在被贾琏娶为妾后,却一心一意恪守妇道,希求做一个改过从善的妇人。她也为性格与她不同的妹妹三姐的终身担忧,想把她从被贾珍玩弄的处境中解救出来,嫁一个好人家。可是随着三姐与柳湘莲亲事的破灭。三姐自杀以后,她自己和贾琏的秘事也被凤姐发觉。二姐被凤姐骗入荣府后,就跌进了早就设好的陷阱里。最后她只有吞金自尽一条路。尤二姐的悲剧不是因为她笨拙老实,不能抵挡凤姐对她的陷害,作者是要写一个所谓失足的女人,永远不能自拔。她虽是死在凤姐手里,但在一定意义上,又是一个被封建礼教所吞噬了的善良女子。

二、学者对尤二姐的评价

1、本不姓尤

尤二姐本来不姓尤,这是她继父的姓。她的母亲尤老娘在与第一个丈夫生下她和她妹妹后就做了寡妇,后来改嫁尤家,她们姐妹才跟着也姓了尤。因为尤家原本有位大姐,所以她们两个才改称二姐和三姐。不知尤二姐的生父家是怎样一户人家,想来应该不会太穷,否则不会给她和皇粮庄头张家攀上娃娃亲。在明清时代正是封建理学的巅峰时期,稍微有点钱财和地位的家庭里的寡妇都是要守节的。尤老娘已经给亡夫生了两个孩子(虽然不是儿子),而且他们的家庭条件应该还是允许她守寡的,但她还是要改嫁,这在那个时代算是极为大胆的行为。一种可能是她婆家叔伯欺负她没有儿子、抢夺她的继承权;另一种可能是她希望能嫁到比亡夫家更富裕或更有权势的尤家。反正最后是风韵犹存的俏寡妇带着两个小拖油瓶兴高采烈地嫁给了尤老爹。

2、生活状况

但是尤老娘改嫁后没几年,第二个丈夫也死掉了。她还没来得及与尤老爹生出儿子,而自己生的两个孩子又都是前夫的女儿,所以她在尤家的地位和前景也并不乐观。而此时的她是韶华已逝,不可能再次改嫁以改善自己的生活质量。她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女儿身上。可惜自己的大女儿指腹为婚的张家已经败落了,以后真嫁过去只能受苦,只好想办法退婚。可羡那死鬼老尤的亲生女儿倒攀了门好亲,居然嫁给了宁国府的头号继承人贾珍,虽然只是填房,但是至少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可她并不是尤老娘自己的女儿,和尤氏的感情毕竟有限。

况且贾府上下均是“一双富贵眼”,虽然尤老娘很愿意经常以尤氏母亲的身份跑到贾珍家里打打秋风占点便宜蹭吃蹭喝的。但对于贾府族长贾珍来说尤老娘又不是他的亲丈母娘,他对尤老娘是不可能长期无条件欢迎的。尤老娘和尤氏的关系虽然也维持得不错,可是她当然也不傻,要想维持这种在女婿家讨便宜的生活也不能总是空手而来。她能有什么让贾珍稀罕的礼物呢?——只有她那两个堪称人间尤物的女儿。惯经风月的尤老娘对男人的心理摸得很透,知道即使是贾珍这样的情场老手浪子色魔也难以抵挡自己女儿的魅力。反正尤氏又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抢她的丈夫也不要紧。而且在这桩齐大非偶的婚姻中,尤氏对于自己的丈夫只能是象邢夫人对贾赦一样一味忍让讨好,连丈夫扒灰都不敢管,何况是与异母妹妹通奸。再说就算他不找小姨子,也会找别人,干脆由他去吧!只要自己的地位能保持就行了。所以尤氏为了自己的地位,尤老娘为了实际的利益,都愿意默认甚至促成此事。当然,最终受害的是尤氏姐妹。她们的母亲未必想不到这一点,但是在她看来女人反正要失身嫁人的,应该尽可能用自己有限的美貌资本换取无限的经济利益,这也是尤老娘本人一生的经验总结。

第一个做出牺牲的肯定是较早成熟的尤二姐。在旧式家庭中,大女儿总是最乖巧柔顺的。她们通常最早被当作大人,帮助家长挑起生活的重担。小时候帮助照顾弟弟妹妹做家务,困难时可能还会象袭人那样被卖掉,有些人长大了还得为了帮助无力养家的父母而出卖色相赚钱,一如<十八春>里的顾曼璐。她们得到的疼爱最少,但需要作贡献时却总被父母考虑在先。尤二姐也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所以她没什么头脑和主见,性格棱角也比较少。但同时,受母亲的影响,也学会了嫌贫爱富贪图享受。在姐姐的默许、母亲的暗示和姐夫的引诱下,很轻易地失了身。

她当然不是完全没有是非观念,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妥。但她无法抵抗姐夫和他所给予的舒适生活的诱惑,又有母亲的默许,所以一错再错,又和外甥贾蓉乱伦,终于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可能一开始她还自我安慰,以为有朝一日姐夫会帮助自己跟张华那个穷鬼退婚,然后纳自己为妾。然而很快她就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姐夫和外甥很快就又看上了更加年轻也更有个性魅力的妹妹三姐。而母亲肯定也会按照姐夫的取向行事,更加偏爱妹妹,并且预备跟她养老。这样的话,大家都不肯帮忙,自己只能嫁给张华了。就算退亲成功,姐夫再另帮她说户好人家,凭自己的坏名声,还有什么好人家愿意娶自己?那张家要不是穷得娶不起媳妇,早就自动退婚了。而且即使真能另找到人家,也未必有贾家这样奢华高贵的门第吧?

3、贾琏勾引

正当尤二姐柔肠百转寝食难安的时候,出现了一根救命稻草——贾琏。 贾琏也是个好色之徒,但他很俗气,品位并不高。可能是被凤姐压抑太久的缘故,他对女人的态度有点饥不择食的意思,但凡有点可取之处就能让他看上,对方的品行、地位、背景、脾气等全不挑拣,“脏的臭的都往屋里拉” ,而且很容易欲令智昏,为求一时之欢,付出多大代价都在所不惜。

他非常羡慕贾珍的生活方式,久闻他们父子与尤氏姐妹有染,所以趁贾敬的丧事之机,也想认识一下二尤,加入这支乱伦队伍。但他比贾珍父子要不开眼得多,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二位。他稍微一勾引,尤二姐就也芳心暗许。于是他决定要娶尤二姐。

贾琏虽然是个浪子,但他的人品比珍、蓉要高尚一些。常见有些男读者嘲笑他喜欢“捡破鞋”,我倒觉得这正说明他“盗亦有道”——总比贾珍父子糟蹋人家黄花闺女强!贾琏自己有老婆孩子,他在外边所寻求的不过是刺激,绝不可能对人家负责的。所以他所找的相好多是些妓女荡妇之类,而且每次都是主动付钱,所以是两厢情愿的交易。他从不真正去欺男霸女,对于父亲的恶霸行径也颇为不满,可见其天良尚存。

鲍二老婆因他而死,他也瞒过凤姐,给钱抚恤,比起对金钏之死连句话也不敢说的宝二爷来,也不算无情。他的一些无耻行径其实也就是性功能亢进导致的生活作风不检点。当他看中尤二姐后,立刻就决定要娶她,使她一生有靠,比贾珍他们要负责得多。虽然他也知道尤二姐婚前失足,但认为“人谁无过,知错就改就好”,非常宽宏大量,令人钦佩。贾琏也不是蠢人,他知道以尤二姐这样的美貌温柔没主见,除非她是生长在深宅大院的贵族小姐,否则基本上很难保持婚前的贞操。他看中的就是她的美丽温柔,所以不在意其他。

4、悲剧收尾

尤二姐最终因受不了凤姐的折磨和失子之痛,吞金而死,凄惨难睹。

虽然很多人都同情尤二,但不可否认,在那个时代,婚前行为不检点,即使改正,也受人鄙视,是导致她的悲剧命运原因之一。

5、缺乏判断力

尤二姐在嫁人前其实与女性没有太多接触,只有母亲妹妹和仆人。并不懂得与其他女人相处的技巧。如果她嫁给张华,虽然家境贫寒,但至少是个正房太太,不必受其他妻妾的气。但她爱慕虚荣,宁作凤尾不当鸡头,宁愿嫁给贾琏作小老婆。其实她嫁给贾琏,不但得了他的人,得了他的心,还得到了许多金钱财物,足够她和母亲下半辈子的生活了。可她又犯了个几乎所有第三者都要犯的错误——她还想要名份,于是她放弃了自己所有的优势,去追求那泡影一样虚荣的名份。当然,她也是有自己的野心的,她的野心无非是让得了妇科病的凤姐快快死掉,然后让贾琏实践诺言,扶自己为正。然而结果却与她的打算相反——先死掉的是她自己。

三、红楼梦尤二姐死因

贾琏喜欢的尤二姐,除了长得漂亮外,一无长处。但贾琏是长期在凤姐这样一个女强人压制下生活的。家里所有的事情都由她做主,而且她办事漂亮能干,抢尽了他的风头。在今天的很多男人看来,当然巴不得娶个这样的厉害老婆让自己省省脑子,但对于贾琏这样一个个性很强的贵族少爷来说,这种女人简直是“夜叉”。

而且凤姐又对他的私生活看管极严,更让她觉得他身上的优点都不足道了。犹如查尔斯讨厌黛安娜拥有比他本人更高的上镜率和支持率一样,贾琏讨厌凤姐在家中的巨大威信和影响力。在这种逆反心理下,他爱上了尤二姐。尤二姐是非常温柔没脾气的,而且简直是单纯幼稚,稍一勾引便可上钩,比凤、平二人好哄多了。她对家务事也不在行,凡事都要与贾琏商议,不敢逞才自专(当然也是无才可逞),这当然给了贾琏当家作主的良好感觉。他们二人的性格正好形成互补,加上尤二姐的惊人美貌,更令他着迷。

但是凤姐的存在始终是他们甜蜜生活的最大威胁。尤二姐也听说过她的厉害,但尤二姐本来就是个没什么主见和能力的人,她天真地以为只要自己对王熙凤以礼相待,人家就不能把她怎么样。谁知对方根本不是个按牌理出牌的人,而且其智商和情商比她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加上她自己的软弱幼稚,真是步步走错满盘输:

1、当王熙凤邀请她回贾府时,她完全可以以贾琏不在家,要等他回来商量为理由拒绝凤姐。即使凤姐以赖着不走相要挟也不要紧,让她住下来好了,反正这里是自己的地盘。然而她却乖乖地跟着走了。

2、对于进贾府这么大的事,她一点警惕性也没有,就算她急于认祖归宗要名份。也完全应该先与凤姐讲好条件,比如她自己的仆人不可以换,她自己的财物不可以动等等。然而她却对凤姐无条件服从,任凭她换掉自己的心腹仆人,将自己置身于凤姐的爪牙之下。又主动将贾琏给自己的财产交凤姐管理,从此在经济上彻底丧失了独立性,当真是一条后路也不给自己留了!

3、尤二姐一心急于从良,但她对此完全没有任何计划和头绪。她非常希望能迅速在贾家建立良好的人缘,然而她所采取的方式竟然是讨好下人。先是跟兴儿一起吃饭、买通其忠心以便了解贾府的情况,其实兴儿不过是一条狗,最后还是老老实实跟了凤姐。后来尤二姐进贾府后又一味忍让凤姐派来的爪牙善姐,难道她不知道这世上也会有喂不熟的白眼狼?听听善姐给她的回话,倒象善姐是主子似的。要是换了尤三姐听见这话,准把头油瓶子扔到善姐脸上去,叫她满地找牙。

4、尤二姐虽然很想得到好人缘,却始终搞不清状况,没弄明白贾家究竟是谁说了算,以为自己只要讨好了贾琏就行。其实凤姐一开始就已经把她引见给了贾母,而且贾母也是喜欢以貌取人的,对她印象极好。她完全可以借机奉承一下贾母,给她留个好印象,就算她不善于奉承,如果她一天三遍早请示晚汇报(毕竟她比凤姐清闲,有这个时间),也不至于让秋桐有机会在贾母面前给她造谣,使得贾母也讨厌她。此外,她还可以跑去拍拍邢夫人的马屁,毕竟以前兴儿告诉过她邢夫人讨厌凤姐的事,她完全可以利用她们婆媳矛盾,从邢夫人身上获得支持,而且邢夫人肯定很吃这套。可她并没有这么做,于是老邢只好去支持秋桐了,因为她是大老爷赏的。就这样,两重婆婆都看不上她了,其他人、尤其是下人就更要欺负她了。

5、人家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尤二姐却连兔子也不如。对于上级,她不敢违抗,对于下人又不敢打骂。对大老婆敢怒不敢言,对晚来的通房丫头秋桐的无理挑衅也逆来顺受。甚至对别人无故败坏自己的名誉,说她的孩子是杂种也不敢据理力争。想来她的孩子没生下来也是造化,总比将来干受欺负而母亲也无力保护的结果要好。当然,就算生下来,也未必养得大。潘金莲猫杀李瓶儿孩子的故事一点也不稀奇。

6、尤二姐唯一可能指望上的人就是贾琏。但书中说贾琏“只在二姐房内,心中也悔上来”。毕竟尤二姐是又没个性又没智慧,仅仅以色侍人,吸引力是不能长久的吧?贾琏很快就又与秋桐打得火热了。毕竟喜新厌旧是人类的通病,男人当然个个都想享齐人之福,更希望自己所有的大小老婆都能和睦相处,连现代诗人顾城都难以理解为什么妻子和情人不可兼得呢!贾琏当然也想象不到尤二姐所受的欺负,偏偏尤二姐又不善于撒娇告状,连诉苦和发泄都不会。当然,就算她告了状,贾琏也未必舍得为此跟秋桐翻脸、跟凤姐闹翻。就连后来发狠要为尤二报仇,可能多半也只是伤心妾死子夭的气话罢了。要想让一个成熟自私、养尊处优的男人为一个女人玩命,基本是不可能!

四、红楼梦尤二姐的教训

虽然很多人都同情尤二姐,但不可否认,她是个确确实实的荡妇。其实现实生活中多数荡妇破鞋并非正统人士所想象的那样天生道德败坏淫乱无度。她们大都是些比较纯真的女人,心肠很软,而且还没什么主意,拥有迷人的美貌却不具备相应的自我保护能力,她们极其羞涩,以致任何情况下都不好意思对男人说“不”。男人一哭,一跪,再来点甜言蜜语,稍加勾引就可得手。就象田震歌里唱的“拍拍我的肩我就会听你的安排”。个性的软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软弱的个性伴随着惊人的美貌。美貌其实是一种奢侈品,一个女人拥有的美貌程度越高,她所需要的相应的智慧和强有力个性程度也越高,否则她就无法自我把握这种美貌,造成红颜薄命的结果。如同一个人佩戴价值连城的珠宝行走闹市势必有保镖和武器防身一样。但上帝很公平,美貌和智慧不会同时完全相当地赋予一个人。所以生活中常见漂亮女人受骗上当的案例,并非总是她们比别人更倒霉,只是别人比她们更聪明罢了。

尤二姐作为一个美丽的荡妇,虽然缺乏些个性魅力,但在男人的世界里还是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在进入大观园之前,她的日子还是很舒服的。但她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不想再做荡妇了。其实荡妇从良比浪子回头要困难得多,因为社会对女人的宽容比对男子少。而且,做过荡妇的女人其实一直都生活在男人的世界,象张爱玲笔下的红玫瑰,“到哪里都是遇见些男人”。男人是她们的诱惑,也是机遇;是摇钱树,也是保护伞。于是她们以为自己的美貌是可以征服世界的,以为自己和男人相处得很好自然也可以和任何人相处得很好。其实她们对社会的认识是片面的,因为社会是由男人和女人共同构成的。在有些地方,女人掌握的权力和金钱比男人更多,而女人对女人是比男人对女人更加残忍的。而且就算是男人,也仅是在荡妇献身时才对她们好,一旦他们厌倦了,或者荡妇想要从良、要他们永远负责时,他们就退缩了。杜十娘和苏小小等人的故事就是对这一道理的反复验证。毕竟妓院只是社会的一部分,妓院里的逻辑和规律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所以有时荡妇倒显得比良家妇女更加纯情。她们总想不到,女人一旦堕落过,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头了。因为人家永远要记得她的过去,“有了一个淫字,凭他有甚好处也不算了”。一辈子都有把柄在人家手里,就算给人家生了儿子,人家也要怀疑是“杂种”。可叹!

可她又犯了个几乎所有第三者都要犯的错误——她还想要名份。其实名份这东西是种虚荣,得不到时,她的生活也不见得有多么艰难,但一旦存心要得到这名份,她所要付出的代价可就大了。为了这个名份,她不得不抛开母亲,抛开贾琏为她备好的安乐窝,抛开自己忠心的仆人,抛开已经熟悉的自由自在生活,跟着凤姐进入那个深不见底的陌生冷漠的贾府,去面对一种全然未知的寄人篱下的生活。就象小人鱼放着神仙公主不做,非要切开尾巴去做人一样。她放弃了自己所有的优势,去追求那泡影一样虚荣的名份。当然,她也是有自己的野心的,她的野心无非是让得了妇科病的凤姐快快死掉,然后让贾琏实践诺言,扶自己为正。然而结果却与她的打算相反——先死掉的是她自己。

尤二姐的结局令人同情,但她的心地也并不那么善良纯洁。直到今天还有许多愚蠢的女人依然不倦地重复着她的行为,于是经常有类似的悲喜剧在我们身边上演。其实,一个女人,仅仅长得好看是远远不够的。美丽并不能用来挑战社会,更不意味着必然的幸福。

五、红楼梦尤二姐结局的思考

尤二姐的悲剧,有尤二姐自身性格上的弱点。尤二姐对贾琏的轻信导致了她错误地托付一生,对王熙凤的轻信导致了她身陷 危境而不自知。贾琏的仆人兴儿对尤二姐介绍自己的女主人时,哪怕是半句话听进去了,尤二姐也不会死得那么惨。尤二姐嫁给贾琏,就意味着尤二姐和王熙凤有了一个无法逃避的生死对决。贾琏夸尤二姐:如何标致,如何做人好,举止大方,言语温柔,无一处不令人可敬可爱。又对贾蓉说:“人人都说你婶子好,据我看那里及你二姨一零儿呢。”贾琏如此评价尤二姐,只会激起醋罐子醋坛子的王熙凤大打出手。兴儿不是说:“陪了过来一共四个,嫁人的嫁人,死的死了,只剩了这个心腹(指平儿)。他原为收了屋里,一则显他贤良名儿,二则又叫拴爷的心,好不外头走邪的。”陪嫁过来的尚且没有一个好下场,这就更不用说偷娶来的了。尤二姐想得过于简单:“我只以礼待他,他敢怎么样!”尤二姐“只以礼待他”,说明她的善良,而不知道王熙凤“敢怎么样”,则说明了她的无知。尤二姐不仅对兴儿的善意警告分不清真假,而且对妹妹的警告,也像个无心人。其实,尤二姐真正的心理动机是,早日进府作个名正言顺的“妾”。而这个妾,如上面兴儿介绍,是必须经过王熙凤的批准的。

尤二姐总是自责自己是一个“无品行”的人,即使在贾琏这个浪荡公子面前也对自己的淫奔“前科”悔恨不已。尤二姐由自责到自卑,丫头欺负她,她不敢说。凤姐捉弄她,她不敢向贾琏说。关于“前科”问题,即尤二姐的品行问题,需要做具体分析。尤老娘丧夫之后,带着一双女儿失去了生活依靠,因为尤氏的关系,寄居在贾珍府上,可以说正是生活的无着落导致了尤二姐贾珍父子的迁就屈从,其实,尤二姐是一个被侮辱被损害者。而在当时的道德观念中,尤二姐反而是有罪之人,是她“致使贾珍父子陷入聚麀之诮”。“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贾珍父子无耻,罪名则是尤二姐担着。明明是贾珍父子放纵淫欲,却说尤二姐“淫奔”,其原因皆是她长得“标致”。这里,女人祸水论再次凸现。贾母在听完秋桐的诬告之后不是也说:“人太生娇俏了,可知心就嫉妒。凤丫头倒好意待他,他倒这样争风吃醋的。可是个贱骨头。”贾母不分是非的论断,使尤二姐在贾府中彻底丧失了立足之地。这既表现了王熙凤手段的“了得”,也表现了贾母的“糊涂”与“官僚”。实际上,像尤二姐这样一个出身底层,靠美貌和贤德、子嗣想赢得贾府中应有地位的人,不要说是遇到了王熙凤,就是没有遇到王熙凤,恐怕也是难以遂愿的。

标签: 尤二姐
分享到:

上一篇:尤氏

下一篇:晴雯

相关阅读

    暂无关于尤二姐的相关资讯